旅途良伴--长子的福音

旅途良伴--长子的福音

一个人有两个儿子。小儿子对父亲说:‘父亲,请你把我应得的家业分给我。’他父亲就把产业分给他们。过了不多几日,小儿子就把他一切所有的都收拾起来,往远方去了。在那里任意放荡,浪费资财。既耗尽了一切所有的,又遇着那地方大遭饥荒,就穷苦起来。于是去投靠那地方的一个人;那人打发他到田里去放猪。他恨不得拿猪所吃的豆荚充饥,也没有人给他。他醒悟过来,就说:‘我父亲有多少的雇工,口粮有余,我倒在这里饿死吗?我要起来,到我父亲那里去,向他说:父亲!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你;从今以后,我不配称为你的儿子,把我当作一个雇工吧!’ 于是起来,往他父亲那里去。相离还远,他父亲看见,就动了慈心,跑去抱着他的颈项,连连与他亲嘴。儿子说:‘父亲!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你;从今以后,我不配称为你的儿子。’父亲却吩咐仆人说:‘把那上好的袍子快拿出来给他穿;把戒指戴在他指头上;把鞋穿在他脚上;把那肥牛犊牵来宰了,我们可以吃喝快乐;因为我这个儿子是死而复活,失而又得的。’他们就快乐起来。那时,大儿子正在田里。他回来,离家不远,听见作乐跳舞的声音,便叫过一个仆人来,问是什么事。仆人说:‘你兄弟来了;你父亲因为得他无灾无病的回来,把肥牛犊宰了。’大儿子却生气,不肯进去;他父亲就出来劝他。他对父亲说:‘我服事你这多年,从来没有违背过你的命,你并没有给我一只山羊羔,叫我和朋友一同快乐。但你这个儿子和娼妓吞尽了你的产业,他一来了,你倒为他宰了肥牛犊。’父亲对他说:‘儿啊!你常和我同在,我一切所有的都是你的;只是你这个兄弟是死而复活、失而又得的,所以我们理当欢喜快乐。’ (路加福音15章11-32节)

这是我非常喜欢的一则故事,是耶稣对门徒所说的比喻,让人明白天父对我们的爱。从前读的时候多感动于那离家的浪子怎样迷途知返,那慈爱的父亲怎样以宽厚的臂膀迎接回家的浪子。在那欢庆的气氛中,那位在一旁不能与父亲同乐的长子好像一个阴暗的背景,他的强调自己的行为以及对兄弟的不接纳,连同对父亲的埋怨在一个以爱为本的父的家中显得那么不协调。从前的我在角色认同上也多把自己当作那个浪子,那位在家中以慈爱的怀抱等候我的父亲永远是我心灵的归宿,在我游荡的日子里他让我寻得回家的路,在自己最糟糕的境地里想到父家中“口粮有余”,绝望中看到希望,在自己最不配的感觉中反而被披上荣耀的袍子,戴上代表儿子身份的戒指,享受父家里爱的盛宴。现在重读这段经文的时候,自己心中的另外一面:在家中勤勤恳恳辛苦干活、“从来没有违背父的命令”的长子好像站到了聚焦点,他不甘于被忽略,也要来表达他的内心真实的感受,或许这也是出于一种被肯定、被爱的需要,哪怕人在外面总是习惯于展示自己最坚强、最好的一面,但说到底人的内心里基本的需要都是一样的。

秉承于“勤劳、勇敢、善良的中国人”的品性,我从小也知书达礼、敬老爱幼、遵纪守法、严以待己、宽以待人,“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想着将来怎样报效祖国,为人民做贡献。长大了通过自己的努力,接受了高等教育,有一份安定的工作,虽然生活工作有一定的压力,但也井然有序,有时候听闻一些人不好的遭遇,我的态度如同对那位浪子兄弟,总觉得他们是自作自受,我庆幸自己不在他们之列,同时欣赏自己“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的工作态度,我天天在“田间”辛苦干活,直到那一天,我生命的天平倾斜了。

我遇到了我不能接受的事情,或者我觉得不公平,为什么有一些人不靠他们的努力就可以得到比我更好的机会?我努力了半天,到底我得到了什么?我突然发现自己的视野太狭窄,太多的事情我不明白,就连我天天都能见到的父亲我好像也不认识他,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天天要到门口翘首等着那位浪子回来。我总是忙于田间的工作,我突然发现自己都没有好好享受过关系―――我也没有跟父亲要过“一只山羊羔和朋友一起快乐”。我突然发现我这辛苦不知道为了什么,这个世界好像很多东西并不在我的逻辑体系里面。

在家中欢宴的时候我站在门外,我感到那一切的欢乐并不属于我,我在面对自己的恼怒、失落和生命的无价值感。如果不是父亲出来找我,我可能就会一直站在那黑暗的角落里,也许在我灵魂失衡的状态里我也会离家做浪子,但父亲出来了。他劝我进去的时候,我内心的委屈到了极点,我只管尽情地倾吐我的不满,但当父亲一声叫唤“儿啊”的时候,我从来没有流过的泪水流下了,在多年劳碌的里面,我几乎都把自己当作雇工了。原来父亲在乎的是我“常与他同在”,原来父亲确认了他一切所有的都是我的,我是他的儿女。这么多年来我把我的安全感建立在我手中的工作上,我忽略了那施恩的源泉,我是他的儿女,他一切所有的都是我的。而这时候我再去面对那些有需要的人,我的态度又怎能像从前那样冷漠自私呢?至少面对家中这位落魄的兄弟,让我学习做他的扶持者,让我继承父亲家业的时候,把爱也继承下来。

福音的关键是对父爱的认识及对自己的儿子身份的确定。浪子在放荡的生涯中想起了父亲,长子在家的劳碌中反而不认识父亲。

浪子知道靠着恩典来到父面前,他回家的这个举动已经把他带到恩典的路上。福音何尝不是如此,不是靠着行为,而是靠着单纯的相信。

长子也需要重新认识父的爱。这个想用自己的行为来称义的长子啊,难道你没有看到自己生命中的缺口,不是在爱的关系里面,这个缺口永远也没有办法补满吗?带着这样的心态你为谁辛苦为谁忙呢?

19.03.10 Bergen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