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途良伴–我的牧者

旅途良伴–我的牧者

我相信,我蒙上帝恩典接纳,

不论我是否配得这些恩典。

我相信,上帝接纳我,包括我的黑暗面,

以及我在其中所孕育出来有好有坏的混合物。

我相信,恩典已释放我,

使我能毫无条件地全然接纳自己。

我相信,即使是值得我羞愧的事,

也没有一件能使上帝因此不接纳我。

我相信,上帝的恩典能医治我无须蒙受的羞愧,

也能医治我该承受的羞愧。

我相信,在世上没有别的比恩典更美,

也没有人或物能夺去上帝给我的恩典。

        (史密德教授的宣言)

耶和华是我的牧者

我生长在中国南方的一个小村庄里,上学的时候文化大革命刚刚结束,但学校教育的政治色彩还是非常浓。“人是从猴子变的”,“从来就没有救世主”,“宗教是统治阶级麻痹人民的工具”等等观念从小就根植在我的脑海里。后来随着改革开放,我们南方的经济发展得比较快,与外界的交流也比较多了。社会开放了,城里乡下做各种宗教活动的人也多了。我向来对这些都嗤之以鼻,认为所有的宗教都是迷信、愚昧、落后。读高中的时候,镇上的基督教堂重新开放,周日的时候看到一大堆人拥入教堂,当时的我把这些与我们南方乡下时兴的各种祭鬼神的活动等同起来,认为这些人只是心灵空虚,到宗教中去寻找精神安慰。

当时的我虽然相信“人定胜天”,崇尚一种共产主义者的豪迈气概,但内心深处也有自己无法解答的困惑。记得自己才8岁的时候,有一个夏天的晚上,躺在凉席上的我突然想到有一天我要死了,什么都没有了,突然有一种万念俱灰的感觉。那是我第一次有死亡的意识。再有我读中学时喜欢天文学,一心想长大了当一个天文学家,经常拿着一个简易的天文望远镜观测星空。有一次看着满天的繁星,突然想到宇宙这么大,地球在宇宙中真是微乎其微,而地球上我这个微小的人更是连灰尘都不如了,当时也有一种很可怕的感觉,不知道人在这个世界上生存的意义何在。这些对生命、存在价值的隐忧后来被日常生活的喧嚣所冲淡,我后来也尽量避免去思考太沉重的东西。毕竟我还年轻,哪怕生命就是在死亡的门口排队,我总是希望自己还是比较靠后的,我还有更现实的东西要去面对。而且这些问题谁能给我答案呢?既然没有答案,那就如鲁迅说的“真的勇士,就要直面惨淡的人生”,这就是我当时的想法。

我过了茫然无知的青少年的时期,如同中国的大多数孩子一样,走的是“读书、上大学、找好工作”的路,到了工作以后,更是“终日只为稻粱谋”。进入为生存竞争的职场以后,也是目睹了各种社会的怪现状,这其中更让我自己震惊的是我自己,我一直自认为是一个努力进取、诚实对人,内心还有一点清高的人,竟然也会为了一点好处做损人(或集体、国家)利己的事,只是当周围的人都这么做,自己也不知不觉做了的时候,就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自己如同一棵树,我看到树上有坏的果子,我想到从小到大,家里从来都是教我要做一个好孩子,学校也是教我要做一个有理想有道德的人,可为什么在我的生命中就有这些无法与人言及的污点呢?那时想到小时候自己就偷过姐姐的压岁钱而始终不肯承认,上小学时也欺负过班上比较贫穷的孩子,好像这棵树的根就有问题了,而不是单单在果子上。记得那段时间看俄国作家陀斯妥也夫斯基的<罪与罚>,看着那位贫穷的大学生用了一套利益的理论杀了人之后而受到的良心的惩罚,最后在圣经和一个基督徒的感召下悔罪而重获内心的平安,引起了我心灵上的共鸣,虽然我没有犯过杀人放火这样明显的罪,但确实在利益的面前,我必须承认我的良心不是完全干净的。

当我的内心有这些反思的时候,我也在一个看似偶然的机会来到教堂。那是1995年的圣诞夜,那时的我在准备研究生的入学考试,在紧张复习的空隙,我到市中心的书店买新年的卡片。走出书店的时候门口看自行车的大姐问寄自行车的人是否去教堂,当时我想到附近有一个很大的教堂,上大学的时候听同学说圣诞夜教堂有活动,我正好晚上有时间,就去教堂看看吧。那天晚上,在济济一堂的拥入教堂的人群中,有我这样一个感到树根的问题的年轻人,福音的信息抓住了我的心。我听到了神创造天地万物,明白了人是神造的而不是无情的大自然进化的产物,我感到了我作为一个“有灵的活人”生命的永恒价值和意义,从小到大萦绕在我心头的问题有了答案。而且我知道我们在始祖亚当的遗传里就带了罪性,所以人不可避免带着“我所愿意的善行不出来,我所不愿意的恶反倒行了”的与生俱来的挣扎。为了我这样的罪人,耶稣基督来到这个世上,他被钉在十字架上,来担当人的一切罪,除去人因为罪而要受的刑罚,并且赐给我们胜过罪的新的生命。神的爱触摸到我空虚无助的心灵,让我的心充满喜乐、平安和盼望。那天晚上,我就决志信了耶稣。

信主之后,我常常读圣经,也常参加教会的聚会,每天睡觉前把一天的重担都卸给神,每天清早起来祷告求神引导我今天的路程。有主的人生与从前真的完全不同,一切在慈爱又大有智慧的神的看顾下,神安排的每样环境,我所遇见的各样的人与事都成为自己生命中的益处,也让自己成为别人生命的祝福。没有信主以前,我可能也会象别人一样问:“神到底在哪里,他要给我看一看我就信他。”但现在我现在我知道人肉眼所能看到的有限,不要说空气、电波看不到,我们有限的人生之前之后的事看不到,我们生存的空间之外的东西看不到,但人里面有个宝贵的灵,如同眼睛用来看东西,鼻子用来闻味道,耳朵用来听声音一样,人里面的灵是来与神相交的。信主之后,真是灵魂苏醒。在我的日常经历中,祷告蒙垂听,生命被引导,他在我的生活中是这样的真实。神就是爱,信了主之后,很自然地人也变得更有爱心,更关心别人;不再是罪恶、不安全感或世界的潮流来牵制人的生命,而是慈爱、圣洁、公义的神在人心里做主;并且基督徒在工作上尽心尽责,靠着神的帮助,做神百般恩赐的好管家。这几年的信仰之旅,让我饱尝神的爱,也让我的价值观、性格、为人处事都与从前有很大的不同,虽然我也经历一些失败、情绪低落的时候,但神一直在我的生命中,他用他永不改变的爱来爱我。回首自己的经历,真的如圣经诗篇23篇中所说的:

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 必 不 至 缺 乏 。

他 使 我 躺 卧 在 青 草 地 上 , 领 我 在 可 安 歇 的 水 边 。

他 使 我 的 灵 魂 苏 醒 , 为 自 己 的 名 引 导 我 走 义 路 。

我 虽 然 行 过 死 荫的 幽 谷 , 也 不 怕 遭 害 。 因 为 你 与 我 同 在 。 你 的 杖 , 你 的 竿 , 都 安 慰 我 。

在 我 敌 人 面 前 , 你 为 我 摆 设 筵 席 。 你 用 油 膏 了 我 的 头 , 使 我 的 福 杯 满 溢 。

我 一 生 一 世 必 有 恩 惠 慈 爱 随 着 我 。 我 且 要 住 在 耶 和 华 的 殿 中 , 直 到 永 远 。

林丹华,2009年9月

Advertisements